十月阅读

Posted by hanara on October 19, 2021

文学

《素食主义者》

韩江

读后感 首先我是在周五的晚上看的这本书。对于其中女主的梦境描述部分以及后续整个家庭的没落,从第三人的视角去描述“姐姐”独自一人对自己的孩子的照顾以及去医院看望女主的部分都没有细看。前者是因为读书时的习惯性代入,即使不是正常人视角也尝试着去理解书中的角色。以至于影响到自己对现实世界的感观。后者或许是出于不忍心吧。“姐姐”的能干与坚强却因为她从小培养下来的责任感而不再自由。即使她全力去挽救局面力量却过于弱小。就像书里写的那样,

残酷的时间公平得跟水波一样,载着她那仅靠忍耐铸造起的人生一起漂向了下游

或许如果“姐姐”也像妹妹那样挣脱了束缚,那样悲惨命运的或许还有小孩。另外本书还有一点,“姐夫”对违背伦理式地追求艺术,到底是对自己欲望的放纵还是因为真切的艺术狂热呢。这个界限不得而知,结果在旁观者的视角却很明朗。“姐夫”的放纵毁灭了他的家庭,欲望的满足时短暂的,失去家人之间的羁绊却是长久甚至永恒的,说是永恒想来也是因为时间的不可逆导致的事件无法挽回。而且很有意思的是,文章中其他角色对“姐夫”的印象描述都是圣父之类的,这或许不仅仅是小说创造时为人物形象更鲜明而设置的吧,毕竟现实生活中的艺术家也有一部分这样的狂热分子。

摘录 ◆ 第1章 素食者(1)

虽然我可以对别人说“心理疾病不过是疾病中的一种,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这种事当真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可就另当别论了。坦白讲,我对莫名其妙的事一点耐性也没有。

◆ 第3章 胎记(1)

小姨子抛弃自己生命的瞬间,似乎成了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没有人可以帮助她。对她来说,所有人——强迫她吃肉的父母、旁观的丈夫和兄弟姐妹——他们都是彻彻底底的外人,抑或是敌人。

一念之间但无可厚非的是,自己用双眼录下的短暂画面成了那条随时可以引爆火花的导火线。

看着M难以掩饰的烦恼凸起的小腹,他得到了一种猥琐的心理安慰。对M而言,至少存在着对于啤酒肚的烦恼和些许的羞耻心,以及对于年轻体魄的怀念吧。

倒不如说她散发着如同阴影般的孤独

◆ 第4章 胎记(2)

妻子这种轻易放弃,然后将放弃沉淀成犹豫憋在心里的性格,却令他透不过气来。但他知道,这是妻子善良和软弱的一面,是她为理解和关怀对方而付出的努力

震惊但眼下他只想为自己辩解,正是因为妻子的忍耐和善意令自己透不过气,所以才会让自己变得更糟糕。

◆ 第5章 树火(1)

残酷的时间公平得跟水波一样,载着她那仅靠忍耐铸造起的人生一起漂向了下游

◆ 第6章 树火(2)

那时身为长女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因为早熟,而是出于卑怯,那仅仅是一种求生的生存方式罢了。

她知道自己在很早以前就已死去,现在不过跟幽灵一样,孤独的人生也不过是一场戏。死神站在她身旁,那张脸竟然跟时隔多年再次重逢的亲戚一样熟悉。

◆ 第7章 作者的话

不管怎样,我都无法否认两个生命的相遇,以及放手后各走各的路。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卢梭

读后感第一遍读的比较粗糙,总体性偏学术,书中也加了不少其他的引用。虽然算得上是几百年前的古文(18世纪)但有些道理还是经久弥新的。比如自尊心与怜悯心的冲突,比如法律得以代替暴力自然服从规律的转折。

摘录◆ 第4章 本论〔1〕

我认为在人类中存在两种不平等:一种我称之为自然的或是生理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是由自然造成的,主要体现在年龄、身体、体力、智力以及心灵方面;另一种我们可以称之为精神的或是政治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依靠一种公约,在人类共识的基础上被建立起来,或者至少为人类共识所认可,主要体现为少数人通过损害他人利益而享有的各种特权,例如更加富有、更加尊贵、更加强大,或者甚至让他人臣服。

自然生理/人为建立

◆ 第5章 第一部分

尽管每种动物可能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而人类却一无是处,但是人类懂得将所有属于其他物种的优势化为己有。

想到马克思里关于人通过实践对自然的改造

在群居与奴隶化的过程中,他逐渐变得虚弱、胆小、卑躬屈膝,安乐而又萎靡的生活方式使他不再充满力量与勇气。

之前不是很流行【读空气】这个词吗,也相当于察言观色的意思。群居时就会产生这个问题,是学会读空气隐藏住自己锋芒的一面呢还是随性子按自己的喜好来,这里或许讲的是过分前者化的情况吧。奴隶化的主体不一定指人,也可能指手机或是对其他东西的追求。

这就是为什么,一只鸽子即使待在盛满最可口鲜肉的盆子旁也有可能被饿死,而一只猫即使待在一大堆水果或谷物旁也有可能因缺乏食物而丧命。事实上,无论是鸽子还是猫,如果它们勇于尝试,它们完全可以以那些它们所鄙夷的食物为食。人类就是这样坠入了过度行为的深渊,从而给自己招致了发烧和死亡

论人类成为吃货起源hhh

要知道,精神使感官堕落,而当自然的需求已经得到满足时,意志却还会提出要求。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之间的差距比一个人与一个兽类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一般概念(idéesgénérales)只有借助于词汇才能够进入我们的脑海,而这些词汇又只有借助于句子才能够被理解。这就是动物之所以无法形成类似的概念,也永远无法得到依存于这些概念的完善化能力的原因之一。

语言真是个神奇的存在

这些人因为对恶的无知而得到的好处比那些人对善的感知所得到的坏处还要大些

文章中这部分是引用了霍布斯的一句话【恶人是一个强壮的婴儿】(另外霍布斯是主张人性本恶,自私性的观点)而作者借用此说明野蛮人不是恶人(这一段逻辑不是很能明白orz

正是理性催生了“自尊心”,而思考则使它变得强大;也正是理性使人类回到自身,同时让他们摆脱所有束缚与折磨。而摆脱这一切的方式就是:哲学。

自尊心与怜悯心的对抗

理性正义的崇高准则是“像你希望别人如何对待你那样去对待别人”,而怜悯心却让整个人类遵循另一个天生善良的准则:“在尽可能不损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追求自己的幸福。”

◆ 第6章 第二部分

谁第一个将一块土地圈起来,并毫无顾忌地说“这是我的”,然后找到一些足够天真的人对此信以为真,谁就文明社会真正的创始人。

事件交替的过程越是缓慢,用来描述它的语言就越是简短。

想到秋招,如果是国企公务员之类的行业,大家对它的描述一定是安稳,因为迭代的缓慢。而如果是私企互联网之类,迭代交替的可以说是瞬息万变。就比如最近大厂应届生开奖被往届人吐槽倒挂严重。更可怕的是同一批秋招倒挂的也有。但另一方面,这种机制下就有了许多需要去衡量的地方,比如具体到各种补贴工作强度中年危机长期规划之类的,描述便多了起来。过程因为缓慢所以子态的持续时间更长,在有限的生命周期里可供参考的状态类别就越少,可描述的词汇就越少。

那些唱歌或者跳舞最棒的人,那些最美、最强壮、最聪明或者最雄辩的人便成为人们最为尊重的人。要知道这是迈向不平等的第一步,同时也是让人类通往邪恶的开始:从这些最初的偏爱出发,一方面诞生了虚荣和蔑视另一方面也诞生了耻辱和欲望。而由这些新的原因所造成的骚乱最终给予“幸福”与“天真生活”最后一击。

然而,一旦某个人需要另一个人伸出援手,一旦人们发现一个人能够拥有两人份食粮的好处,平等就此土崩解,取而代之的则是私有制。从此,劳动成为必需,而广袤的森林则变成了需要人们播撒辛勤汗水的欣欣向荣的野。后来也正是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奴隶,苦难从此在这里萌芽,随着庄稼一道在这田野里生长。

其实,为引诱那些本就禁不住诱惑的野蛮人,富人们根本无需如此大费周章。野蛮人之间有太多的纷争需要解决,因此裁判员不可或缺;他们又太过贪得无厌与雄心勃勃,因此也不能长期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所有人都朝着镣铐的方向奔跑着,满心以为这样便可获得自由。

既不能身居高职德不配位也不能好高骛远眼高手低,被自己内心的人性的一面所牵引是不可取的(比如走捷径或是比较之下对物质的更高欲望)

这便是或者应该是社会和法律的起源。从此,弱者有了新的束缚,富人则拥有了新的权力

人民之所以将自己托付给首领,是为了捍卫自己的自由,而不是为了让自己沦为奴隶,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这基本上是所有政治权力的基本准则。

如果我们从这些不同的变革中去寻找不平等发展的足迹,我们会发现法律和私有财产权的形成是不平等形成第一阶段;法官的设立是第二阶段;而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阶段,则是合法权利向专制权力的转变。因此,第一阶段催生的是贫富的差距,第二个阶段造就的是强弱的悬殊,而第三个阶段诞生的则是主人与奴隶的对立。主人奴隶的对立正是不平等的最后阶段,是所有其他不平等终将抵达的彼岸。这一阶段将一直持续,直到新的革命将府彻底瓦解或者使其向合法制度靠拢为止。

这一段论述是发生在18世纪,而16~18世纪是法国从封建社会向资本社会主义过渡的重要时期。这个描述也是针对的封建主义社会。当然现在也有不平等,只是不可能再向第二第三阶段走去了。

他们之所以同意戴上镣铐,为的只是有朝一日能够将这镣铐强加在他人身上

论提高思想觉悟的重要性

即使是最精明的政治家,最终也无法使那些一心只追求自由的人屈服。

这里说的是那些无心支配他人的人,人们很难让他屈服。这也是在作者假设公民受到野心的驱使才会自甘忍受压迫下,而野心指支配他人的权利。

我将让大家看到,在这四种不平等的起源中,个人的品质是其他所有起源的源头,而财富则是它们最终将要到的形式,因为财富可以对人类起到最直接的作用,而且易于交换,人们可以使用它轻易地得到其他的一切。

呜呜看到这里还是觉得有一定的物质条件真的很重要。

《岛上书店》

加布瑞埃拉泽文

读后感是一本很可爱的书哦,讲的一位书店老板失去自己爱妻后因为丢失了镇店之宝而选择不关店门(觉得没什么东西可偷了)去跑步后,在书店被安置了一个女婴并附上信件言辞恳切希望他能收留,而后便是他们如何成为一家人的故事了。当然还有故事开头的女推销员为家庭的第三个成员穿插其中。

◆ 《咆哮营的幸运儿》

失窃案发生后的几个星期里,小岛书店的销售额略有增长,从以往统计来看,这让人难以置信。A.J.把增长归因于一项鲜为人知的经济指标,名为“好奇的镇民”。

失窃是种可被接受并能促进社交的损失,而死亡却会让人们被孤立。

后来发现疼痛是好事。他以前经常边跑边想事情,而疼痛让他可以不去做那种徒劳无益的事。

她漂亮、聪明,这让她的死成为悲剧。她贫穷,还是个黑人,这意味着人们会说他们早就预见到这种事

◆ 《好人难寻》

“他是军人,在海外部队服役,驻阿富汗。”“不错哦,你要嫁给一位美国英雄了。”A.J.说。“我想是这样。”

果然视角不一样,产生的情绪和观点完全不同

“人这一生就是一部运动员回忆录,”她说,“你努力训练,取得成功,但是到最后你的身体不行了,一切就结束了。”

“我以前戴耳环。”他说。“为什么?”她问,“你当过海盗吗? ”

据说为了给收尸的人一些报酬

◆ 《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

如果什么东西是好的,且普遍被认为如此,这并不是个讨厌它的好理由。

获奖对销售来说多少有其重要性,但就质量来说很少有关。

A.J.称它为“十年后的房子”,意思是“再过十年,它也许真的能住了”。阿米莉娅称它为“一项工程”,她马上就着手干活。玛雅刚刚好不容易看完《魔戒》三部曲,把这座房子命名为“底袋洞”,“因为它看起来像是一位霍比特人的住所”。

《我与地坛》

读后感 这本书的文风真的太喜欢了,故事平凡却不普通,感情细腻,读起来朴实却有美感,可以说是人生之书。

摘录

◆ 第1章 我与地坛

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

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十五年中,这古园的形体被不能理解它的人肆意雕琢,幸好有些东西是任谁也不能改变它的。譬如祭坛石门中的落日,寂静的光辉平铺的一刻,地上的每一个坎坷都被映照得灿烂;譬如在园中最为落寞的时间,一群雨燕便出来高歌,把天地都叫喊得苍凉;譬如冬天雪地上孩子的脚印,总让人猜想他们是谁,曾在哪儿做过些什么,然后又都到哪儿去了;譬如那些苍黑的古柏,你忧郁的时候它们镇静地站在那儿,你欣喜的时候它们依然镇静地站在那儿,它们没日没夜地站在那儿从你没有出生一直站到这个世界上又没了你的时候;譬如暴雨骤临园中,激起一阵阵灼烈而清纯的草木和泥土的气味,让人想起无数个夏天的事件;譬如秋风忽至,再有一场早霜,落叶或飘摇歌舞或坦然安卧,满园中播散着熨帖而微苦的味道。味道是最说不清楚的,味道不能写只能闻,要你身临其境去闻才能明了。味道甚至是难于记忆的,只有你又闻到它你才能记起它的全部情感和意蕴。

那时她的儿子还太年轻,还来不及为母亲想,他被命运击昏了头,一心以为自己是世上最不幸的一个,不知道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

把椅背放倒,躺下,似睡非睡挨到日没,坐起来,心神恍惚,呆呆地直坐到古祭坛上落满黑暗然后再渐渐浮起月光,心里才有点儿明白,母亲不能再来这园中找我了。

她视力不好,端着眼镜像在寻找海上的一条船

多年来我头一次意识到,这园中不单是处处都有过我的车辙,有过我的车辙的地方也都有过母亲的脚印。

如果以乐器来对应四季,我想春天应该是小号,夏天是定音鼓,秋天是大提琴,冬天是圆号和长笛

春天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鸽子的哨音,夏天是冗长的蝉歌和杨树叶子哗啦啦地对蝉歌的取笑,秋天是古殿檐头的风铃响,冬天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

春天是一径时而苍白时而黑润的小路,时而明朗时而阴晦的天上摇荡着串串杨花;夏天是一条条耀眼而灼人的石凳,或阴凉而爬满了青苔的石阶,阶下有果皮,阶上有半张被坐皱的报纸;秋天是一座青铜的大钟,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曾丢弃着一座很大的铜钟,铜钟与这园子一般年纪,浑身挂满绿锈,文字已不清晰;冬天,是林中空地上几只羽毛蓬松的老麻雀。

春天是卧病的季节,否则人们不易发觉春天的残忍与渴望;夏天,情人们应该在这个季节里失恋,不然就似乎对不起爱情;秋天是从外面买一棵盆花回家的时候,把花搁在阔别了的家中,并且打开窗户把阳光也放进屋里,慢慢回忆慢慢整理一些发过霉的东西;冬天伴着火炉和书,一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

春天就是一幅画,夏天是一部长篇小说,秋天是一首短歌或诗,冬天是一群雕塑

春天是树尖上的呼喊,夏天是呼喊中的细雨,秋天是细雨中的土地,冬天是干净的土地上的一只孤零的烟斗。

我甚至现在就能清楚地看见,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地离开它,我会怎样想念它,我会怎样想念它并且梦见它,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它。

先别去死,再试着活一活看。

世上的事常常使上帝的居心变得可疑。

一个失去差别的世界将是一潭死水,是一块没有感觉没有肥力的沙漠。

于是就有一个最令人绝望的结论等在这里:由谁去充任那些苦难的角色?又有谁去体现这世间的幸福、骄傲和快乐?只好听凭偶然,是没有道理好讲的。

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

你看穿了死是一件无需乎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便决定活下去试试?是的,至少这是很关键的因素。为什么要活下去试试呢?好像仅仅是因为不甘心,机会难得,不试白不试,腿反正是完了,一切仿佛都要完了,但死神很守信用,试一试不会额外再有什么损失。说不定倒有额外的好处呢是不是?

我忽然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质,刚刚有点儿像个人了却又过了头,像个人质,被一个什么阴谋抓了来当人质,不定哪天被处决,不定哪天就完蛋。

喜悦过头飘飘然

我忽然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质,刚刚有点儿像个人了却又过了头,像个人质,被一个什么阴谋抓了来当人质,不定哪天被处决,不定哪天就完蛋。

有时候——说对了。不怕死和想去死是两回事,有时候不怕死的人是有的,一生下来就不怕死的人是没有的。我有时候倒是怕活。可是怕活不等于不想活呀!可我为什么还想活呢?因为你还想得到点儿什么,你觉得你还是可以得到点儿什么的,比如说爱情,比如说价值感之类,人真正的名字叫欲望。这不对吗?我不该得到点儿什么吗?没说不该。可我为什么活得恐慌,就像个人质?后来你明白了,你明白你错了,活着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是为了活着。

我在这园子里坐着,我听见园神告诉我:每一个有激情的演员都难免是一个人质。每一个懂得欣赏的观众都巧妙地粉碎了一场阴谋。每一个乏味的演员都是因为他老以为这戏剧与自己无关。每一个倒霉的观众都是因为他总是坐得离舞台太近了。

人质是被欲望牵引着的人,懂得欣赏的观众给予这些人肯定,欲望得到满足阴谋得以粉碎,而对所做事情本身没有很强烈欲望的人则不会产生参与感,而近看的观众也跟着感觉到无趣。

我在这园子里坐着,我听见园神告诉我:每一个有激情的演员都难免是一个人质。每一个懂得欣赏的观众都巧妙地粉碎了一场阴谋。每一个乏味的演员都是因为他老以为这戏剧与自己无关。每一个倒霉的观众都是因为他总是坐得离舞台太近了。

它们是一片朦胧的温馨与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与绝望,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心与坟墓。比如说邮票,有些是用于寄信的,有些仅仅是为了收藏

我忽然觉得,我一个人跑到这世界上来玩真是玩得太久了。

我同时是他们三个。我来的时候是个孩子,他有那么多孩子气的念头所以才哭着喊着闹着要来,他一来一见到这个世界便立刻成了不要命的情人,而对一个情人来说,不管多么漫长的时光也是稍纵即逝,那时他便明白,每一步每一步,其实一步步都是走在回去的路上。当牵牛花初开的时节,葬礼的号角就已吹响。

开始的小孩,终点的老人,中间过程是为爱追逐的情人。或许不止是去地坛看看这件事,许多其他事情,也像这样。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在陷入如同情人般狂热的状态之中,也不顾这过程是遥远漫长还是稍纵即逝了。

宇宙以其不息的欲望将一个歌舞炼为永恒。这欲望有怎样一个人间的姓名,大可忽略不计。

◆ 第2章 我二十一岁那年

如今来想,有神无神并不值得争论,但在命运的混沌之点,人自然会忽略着科学,向虚暝之中寄托一份虔敬的祈盼。正如迄今人类最美好的向往也都没有实际的验证,但那向往并不因此消灭。

窗外的小花园里已是桃红柳绿,二十二个春天没有哪一个像这样让人心抖。我已经不敢去羡慕那些在花丛树行间漫步的健康人和在小路上打羽毛球的年轻人。我记得我久久地看过一个身着病服的老人,在草地上踱着方步晒太阳;只要这样我想只要这样!只要能这样就行了就够了!我回忆脚踩在软软的草地上是什么感觉?想走到哪儿就走到哪儿是什么感觉?踢一颗路边的石子,踢着它走是什么感觉?没这样回忆过的人不会相信,那竟是回忆不出来的!

轻拨小窗看春色,漏入人间一斜阳

定案之日,我像个冤判的屈鬼那样疯狂地作乱,挣扎着站起来,心想干吗不能跑一回给那个没良心的上帝瞧瞧?后果很简单,如果你没摔死你必会明白:确实,你干不过上帝。

可爱的有神论者

还是看看书吧,你不是爱看书吗?人活一天就不要白活。将来你工作了,忙得一点儿时间都没有,你会后悔这段时光就让它这么白白地过去了。

这些话当然并不能打消我的死念,但这些话我将受用终生,在以后的若干年里我频繁地对死神抱有过热情,但在未死之前我一直记得王主任这些话,因而还是去做些事。

二十一岁末尾,双腿彻底背叛了我,我没死,全靠着友谊。还在乡下插队的同学不断写信来。软硬兼施劝骂并举,以期激起我活下去的勇气

有那么一阵子我暂时忽略了死神。朋友们来了,带书来,带外面的消息来,带安慰和欢乐来,带新朋友来,新朋友又带新的朋友来,然后都成了老朋友。

尤其是二十九岁那次,高烧不退,整天昏睡、呕吐,差不多三个月不敢闻饭味,光用血管去喝葡萄糖,血压也不安定,先是低压升到一百二接着高压又降到六十,大夫们一度担心我活不过那年冬天了——肾,好像是接近完蛋的模样,治疗手段又像是接近于无了。

唐大夫就是当年把我接进10号的那个大夫,就是那个步履轻盈温文尔雅的女大夫,但八年过去她已是两鬓如霜了。又过了九年,我第三次住院时唐大夫已经不在。听说我又来了,科里的老大夫、老护士们都来看我,问候我,夸我的小说写得还不错,跟我叙叙家常,惟唐大夫不能来了。我知道她不能来了,她不在了。我曾摇着轮椅去给她送过一个小花圈,大家都说:“她是累死的,她肯定是累死的!”我永远记得她把我迎进病房的那个中午,她贴近我的耳边轻轻柔柔地问:“午饭吃了没?”倏忽之间,怎么,她已经不在了?她不过才五十岁出头。这事真让人哑口无言,总觉得不大说得通,肯定是谁把逻辑摆弄错了。

而我们这代人是怎样得一个学位的呢?十四五岁停学,十七八岁下乡,若干年后回城,得一个最被轻视的工作,但在农村待过了还有什么工作不能干的呢,同时学心不死业余苦读,好不容易上了个大学,毕业之后又被轻视——因为真不巧你是个“工农兵学员”,你又得设法摘掉这个帽子,考试考试考试这代人可真没少考试,然后用你加倍的努力让老的少的都服气,用你的实际水平和能力让人们相信你配得上那个学位——比如说,这就是我们这代人得一个学位的典型途径。

是友谊,是爱吧我既非活在世外桃源,也从不相信有什么世外桃源。但我相信世间桃源,世间确有此源,如果没有恐怕谁也就不想再活;倘此源有时弱小下去,依我看,至少讥讽并不能使其强大。千万年来它作为现实,更作为信念,这才不断。它源于心中再流入心中,它施于心又由于心,这才不断。欲其强大,舍心之虔诚又向何求呢?

他不知道,他还不懂,命运中有一种错误是只能犯一次的,并没有改正的机会,命运中有一种并非是错误的错误(比如淘气,是什么错误呢),但这却是不被原谅的。

可什么是机会呢?机会不在外面在心里,结婚的机会有可能在外边,可爱情的机会只能在心里。

那也是在一个童话的结尾处,上帝为我们能够永远地追寻着活下去,而设置的一个残酷却诱人的谜语。

在科学的迷茫之处,在命运的混沌之点,人惟有乞灵于自己的精神。不管我们信仰什么,都是我们自己的精神的描述和引导。